雨墨倾听

这里是叶子希~
可以叫我冥冥/子希/叶子/bb怪
是个超能bb佛系奈吹
关注记得看置顶哦~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奈布
也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眼中的他

『杰佣』深渊(二)——邂逅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偏旧社会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另一种意义上的开膛手×雇佣兵(可能)
#全员参加(但并不是每位都有很多戏份)
#有其他cp参与,但还没有出现前不会打tap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雨季
  “我说杰克,你最近出什么事情了啊?’’
  别墅里,一个红发男人翘着二郎腿对杰克吼道。
  “裘克。”
  这个是红发男人的名字。
  “把腿放下,这样不雅观。”
  杰克端起红酒抿了几口后放下
  “你们这些上等人就是喜欢天天管这么多……啊啊,我和你说正事你别开叉!说实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杰克,他们最近可能把你当目标了。”
  裘克无视杰克的要求擦拭着自己小丑面具继续说到。
  “那我还真的很好奇,他们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这些愚昧之人到底能伤到自己多少呢?
  杰克笑了。
  “这也许是个圈套,杰克。这些日子你还是尽可能避免亲自动手吧。还有,别忘了你那副引以为傲的扑克脸,你现在这个样子像是巴不得去屠杀的疯子!”
  裘克知道这他的性格,同样是暗地里生活的人自然少不了交际,时间久了也就成了朋友。不,应该说是损党才对。
  因为目的一样,为了除掉不顺眼的家伙,仅此而已。虽然都是一样的事,但裘克与杰克的作案手法宛如天差地别。
  裘克喜欢直白的方法,从背后突然给出致命一击是他一贯作风。
  而杰克不同。虽然偏爱用锋利手刃将人的肚子划过,开膛破肚,与其说是杀害更不如说是酷刑,让人在痛苦中慢慢的流血身亡的那种感觉。但收拾起来实在是过于麻烦。所以他选择他更擅长的,用花言巧语迷惑那些无知者,悄无声息的将对方击毙。
  可是这样未免缺少太多乐趣了不是吗?
  毕竟
  “猎物,还是挣扎的比较有挑战性,还请他们不要让我失望啊。”
  他笑望过高脚杯内自己孤傲的倒影,将剩余的酒水饮尽,起身转向后厨
  “裘克,你待会还有工作吧?时间,快到了哦。”
  裘克顺着杰克的话扭头看向时钟……
  “靠,怎么不早说!”
  起身拽起放在椅子上的外套将手里的一整沓纸张扔给杰克便冲出杰克家的大门驾车离去
  杰克从屋内透过窗看着裘克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清洗了好酒杯将其摆放好后,拿起裘克扔下来的人物信息翻看许久,终于从新望向天空
  “待会会下雨吧。”
  整理好妆容便出了门。
  惯例的去他熟悉的地方。
  ……
  “先生你要……诶!是杰克先生吗!中午好,又要出诊了吗?”
  “贵安。今天没有工作,只是出去走走而已。”
  “是吗是吗,那杰克先生想去哪里?我保证用最快速度将你送到!”
  “南街。”
  “郊区?”
  “恩。那边风景不错,适合散心。”
  “好嘞!先生您坐稳了!”
  ……
  虽说是坐车,但毕竟是在郊区,路程花费了不少时间。中途司机也与杰克对话闲聊几句,但更多时间里杰克还是选择闭目养神,时不时抚摸手上那把手杖样式的黑伞。
  许久。
  车终于在一个广场边缘停下,司机抬了下帽子转头笑着问候杰克
  “杰克先生,到了!”
  “恩,感谢。给。”
  “好的谢谢啊,先生慢走哈!”
  将路费交给司机后,杰克提伞下车向司机回敬便往广场的小路走去。
  “果然杰克和那些大贵族的气场不同啊!本身就有爵位,还一直保持平等的态度,好!今天也要好好努力啊!”
  稍作片刻整理后,司机也消失在杰克视线之中离开了这个偏僻的城市。
  杰克并无理会,他沿着小路拐入了黑暗当中,穿过了一片林子,顺着一条小河的上游走去
  步伐向着记忆中的方向迈出,周围渐渐荒凉,没有繁杂的街道声,也没有灯火阑珊,只有杂草和一座荒废了的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已经断了不知去向,本来鲜艳的红色塔顶被岁月的消磨抹去了光辉,这里的一切仿佛同黑暗中生长出来一般,与神圣切断仅有的关联。
  与杰克所言相同,天空下起了雨,雨势看起来一时半会不会停了。他撑起伞继续沿路走去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裘克的意思很明显了,那真的临时找几个护卫吗?但这样比起保护自己的安全,更多的是把自己知道他们计划的这个信息告诉了他们,一切都只是徒添麻烦罢了。
  杰克习惯在思考的时候不自觉哼起小曲,悠扬的男低音扩散融入雨中
  教堂。
  杰克并不相信什么神魔的存在,理所当然不会特意去某一个教堂做祈祷。
  这一带不过是他心烦的时候相对喜欢去的地方罢了。与其呆在拘束的空间里烦心不如走走静下心思考?他不相信祈祷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来这里只是因为这里安静无人。离住所很远,环境不差,空旷也就适合随时看到有人接近的痕迹。废旧,所以就算直接动手也不用担心行动不便带来的麻烦。
  当然,在雨天也适合当一个临时的避难所。
  踏入教堂,杰克放下伞拐过头看见一个身影
  这里除了他也会有其他访客?很显然,这个身穿绿色兜帽的家伙出现得很不对时机。
  ‘动手吗?’
  杰克默念。
  杰克从衣间的夹层里抽出一把短刀,走近这个不速之客。
  ‘血?’
  也许是因为光线和雨侵染了泥土的原因,杰克没有第一时间察觉眼前这个人在来这里之前便伤痕累累,哪怕不用杰克出手他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吧?
  杰克少有的放松警戒的接近一个人。也许是因为他觉得眼前的这个男子根本无法伤到杰克自己,或者说这个男子连发现杰克都无法做到
  “左肩枪伤,背部腿部也是,多处刀伤,体温过低,是因为淋雨了吗?应该是因为失血过多晕的……”
  杰克将男子轻微看了一遍,他身上很多伤口,虽然大多都不是预测都什么致命伤
  “明显不是的贵族,肌肉分明,猜测士兵…不,士兵或者逃兵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是什么盗贼吗?”
  杰克坐到男子旁边,翻过他的身子将男子的脸部对杰克
  "这是……”
  男子露出的面容让杰克有点疑惑,因为这张脸,就是他出门前粗略翻阅过那份资料里的其中一个雇佣兵的脸……
  “没记错的话……”
  裘克那份名单上的确有雇佣他的条件,但由于人数有点多杰克也只是看了长相名字和少量的突出信息罢了。
  那这位雇佣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任务失败了?
  杰克凑近男子,双指轻微拉动他的眼皮
  『蔚蓝色』
  男子的瞳孔。
        说不上很好看,却让杰克有一种无名的熟悉感
  “奈布•萨尔……的确第一次听到。”
  他可以确信自己是第一遇到奈布,但这无法排除的奇异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杰克知道,这种时候他无视这个家伙该离开这里,但……

——TBC ——

深渊小剧场:
杰克:这是我家,把你腿给老子放下
N久之后,奈布某天把腿架到桌子上看书
一旁的裘克:卧槽杰克你为什么不说他不雅观!
杰克:他我媳妇,他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
裘克:???

深渊小剧场2(*'▽'*)♪:
杰克拐入了黑暗当中,穿过了一片林子,沿着一条小河流的上流走了上去,周围渐渐荒凉,没有繁杂的街道声,也没有灯火阑珊,只有杂草和一个迷你小树屋。杰克躺在地下望着小树屋,而七个小矮人在等着他回家。他们就是……红蓝禄旧原刺狼!

皮一下我很开心~( ̄▽ ̄~)(~ ̄▽ ̄)~
在这里感谢『伟大的路边人』!
是他在我卡壳的时候带离我脱离脑洞枯竭的死海!
以下是他为我提供剧情的全部原话:
『路边人』
拐入了黑暗当中,穿过了一片林子,沿着一条小河流的上流走了上去,周围渐渐荒凉,没有繁杂的街道声,也没有灯火阑珊,只有杂草和一座荒废了的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已经断了不知去向,本来鲜艳的红色塔顶被岁月的消磨抹去了光辉,这里的一切仿佛像是黑暗中生长出来的
暂时bb出这么多

以及小剧场2也是他提供的qvq!他超棒!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