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墨倾听

这里是叶子希~
可以叫我冥冥/子希/叶子/bb怪
是个超能bb佛系奈吹
关注记得看置顶哦~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奈布
也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眼中的他

『杰佣』深渊(五)——行动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偏旧社会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另一种意义上的开膛手×雇佣兵
#全员参加(但并不是每位都有很多戏份)
#有其他cp参与,但还没有出现前不会打tap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此章节我要来快乐捶奈布,有不适者记得紧急右上角w
#我的目的:快乐虐杰虐奈虐全员

  不知不觉天以入夜,晚风微凉
  明天就是拿下任务的时间
  架枪的地方奈布先前有观察过,南街有一座废弃大楼是个不错的地点。可以清楚看到莫森日行会经过的地方,但因为射程的原因,奈布能用的也就那么一把武器——巴雷特M82A1,拥有狙击之王称号的名枪。
  奈布将M82A1调试几次后装在吉他包里放在一边,拿起桌上的杂乱的信息丢入炉火内,纸物将火焰点亮而自身却一步步化为灰烬,直到烈焰的消失宛一切如从没发生过……
  清晨
  5:14
  生物钟被准时敲响。
  需要准备带走的东西奈布都已经在昨夜收拾好。虽然奈布并没有想要近身作战的意思,但他还是穿上那身他最习惯的绿色兜帽服。如果不穿这件衣服,奈布总是会觉得缺少什么,却又什么都在。
  他背上背包离开这居住了一个多月的矮房
  黎明的阳光照耀在地面也有些时间,但属于夜里的寒意依旧迟迟未退。
  明明还没入冬,却也能看到不经意呼出的白雾在空气中慢慢消散
  9:01
  没有珈德彦的身影,但太阳出来了,地面终于暖和了不少。
  9:10
  依旧没有看到他的行踪,再等等吧。
  奈布早半个多小时前来到废弃大楼最上方架好巴雷特,沉气屏息望向广场那边。狙击敌人,奈布不由的想起曾经的战友,队伍里,每位狙击手都会有一名观察员同行。而观察员要做的,无非就是观察地形、测算数据保证狙杀重要目标时的万无一失、为射手提供更大的视野以及
  “为主射手提供掩护,保证狙击手的生命安全。”
  
  9:34
  出现了
  
  但奈布却无法向他射击。
  大楼上空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嘶!"
  南街的郊区传来一阵枪响,却不是那把狙击发出枪的声音。
  "哎呀呀,萨尔先生原来那么大意让别人接近啊,看来这次任务可以很好完成了呢~"
  奈布捂住左肩,鲜血从伤口流出染红他的衣袖
  『大意了』
  『真的大意了!』
  虽然在对方开枪前尽可能做出了躲避,但还是挨了这一枪。
  让都已经过去的事情打乱自己做任务的思绪,萨贝达啊萨贝达,你还是太不成熟了……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奈布拧紧眉毛盯着从楼梯间走来的男人,而那人拉动枪保险,八成想给在奈布行动之前解决掉他吧。
  又是一阵枪响
  子弹重重的擦过他的左手
  “你是谁!”
  趁着男人失手的这个空隙,奈布迅速躲到天台上的石栏外
  “我们……应该无怨无仇……”
  声音有点细微的抖动
  虽然习惯了负伤的生活,但果然,该疼的多多少少还是会疼啊
  “将死之人的问题有必要回答吗?”
  那个男人回应到,悠闲的向奈布的方向走来。
  “当然有啊……”
  机会只有一次……萨贝达……不能失手……
  『你能把握好这次机会,不像曾经那次一样吗?』
  
  恍惚间,奈布好像看见了三年前,那场……
  “毕竟!”
  低吼到
  “如果我不知道你的名字的话……”
  他将捂住左肩的手放开,腾出来移向身后
  “我怎么在你坟上为你哭诉你死得毫无意义啊!”
  在男人接近奈布能接受的范围的一瞬间奈布跃起,抽出弯刀刺向男人的心脏,将他压倒在地
  鲜血四溅
  奈布右手保持刺入的动作夺过他的枪朝他的头射去。
  子弹刺穿男人的大脑
  弯刀离开了属于心脏的位置
  “呵……呵……呵……he……”
  没有白雾了。
  奈布从男人的身上站起来,他身下的人已经没有任何气息。
  “看来运气不错,抓住了。”
  还没等他放松下来,奈布又察觉到楼道里传来脚步的声音,还不止一个。
  “为什么……”
  到底是什么人想杀了我?萨尔……以前雇主吗?但他们为什么能找到我的位置……
  脑内一闪而过的一个身影
  “那个女人。”
  昨天将面包递给奈布的那个妇女。
  虽然不太礼貌,但奈布最后还是有提防的没动她给的东西,将面包扔向垃圾桶里,可……
  “是那时候吗……”
  在交谈的时候,那个妇女有摸过奈布的头发。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只是单纯的调侃奈布时的一个动作,所以他当时没有在意
  奈布摸向自己的发间
  有一个小小的机械物缠在头发上。
  为什么现在才发现!
  说什么都不重要了,现在要想的是怎么离开。
  奈布将机械抓在手中,听着楼道里的脚步声越来越大,直到最后一刻脚步声的主人冲出铁门
  天台却空无一人。
  取而代之的是脚下玻璃破碎的声音。
  领头的人冲到天台边缘向下看去,从这里往下看几乎没有任何阻挡物,哪怕没有恐高的人看到这一场景都会腿软吧?但领头人看向了对准楼梯的那个窗口,窗上那陈旧的玻璃已经碎裂出一个洞,足够一个成年人通过的洞。
  “靠!没想到这个佣兵胆子那么大”
  领头人立刻反头向同行的人命令到
  “回去!给我追!”
  
  道路
  因为是郊区城市,所以哪怕是白天的街道上也没有多少行人
  这对奈布来说无疑是件好事,不是吗?
  吃力的躲过那些人一次次的射击,手里不忘还捏着那个用来定位的机械装置。
  但他毕竟也是个人,哪怕是把最强时期,最灵活的奈布放到这里,他也没有办法以肉身躲开这弹雨般的扫射,更何况他在这之前就负伤了?
  ‘无名’男的第一枪和玻璃的划伤都让奈布身上多填了不少伤口,流下了太多不必要的血
  “嘶……”
  逃跑的动作太大了,加上新伤拉扯到往日的旧伤
  『很痛啊』
  也许是老天爷也感受到奈布的不爽了吧,明明还很晴朗的天空开始下起雨
  眼前的建筑物不停更替,但奈布来不及去细细欣赏这美景,他不是来郊游的。
  再次穿过一栋大楼的奈布来到一个小巷子里,后面的人紧追不舍
  『因为发射器吗?』
  这是废话。
  前面没看错的话,是一片树林,房区想要和这些人周旋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但一旦到了树林里可就不一定了。
  房区起码有巨大的建筑物做掩体,而树林里有什么呢?树。但树木除了能给一个隐蔽一点的环境外根本毫无帮助,一旦发现了连转点撤离的机会都没有了。
  『但现在也只能够博一下了,毕竟再怎么说,这条命…啊啊,又不注意想到不好的方面去了啊,萨贝达!』
  拉回思绪的奈布往前面看去,在路的尽头似乎的确只有一片深林了,除此之外也就摆放成堆、给奈布提供障碍物的垃圾和,一只并不起眼的一个小家伙。
  『啊啊……能顺利,再好不过了呢』
  冲出巷子的奈布拐入另一栋大楼的阴影内,听着身后的声音终于渐行渐远,片刻的安心后才是问题正真的关键
  “哈……哪……啊……”
  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就到这里了吗?
  刚刚能一路跑到现在还真的是多亏了人类的肾上腺素,能让这个破烂的身体坚持到这里。而现在恐怕就是这副身体倒下的时间了吧?
  不远处似乎有一个可以挡雨的地方。那个地方,教堂吗?现在这个状态,能坚持到跑到那里去吗?
  可以的话,奈布还真的不想在大雨天里躺在头上没有任何可挡雨的地方淋雨啊。
  肩上的绷带早被鲜血染红,头上的血液也挡住了他仅有的视线,分不清远近。迷离中靠着意识一步步接近这所废弃的教堂,估计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刚进到大门……便眼前一黑,失去支撑的躯体终于还是倒在教堂的长椅上
  『……』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