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墨倾听

这里是叶子希~
可以叫我冥冥/子希/叶子/bb怪
是个超能bb佛系奈吹
关注记得看置顶哦~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奈布
也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眼中的他

『杰佣』深渊(六)——帮助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偏旧社会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另一种意义上的开膛手×雇佣兵
#全员参加(但并不是每位都有很多戏份)
#有其他cp参与,但还没有出现前不会打tap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那奈布,你愿意当我的病人吗?”
  杰克微笑着说到,一切看起来那么平淡……
  如果对话内容可以换一下的话就很好了
  “啊?”
  奈布的表情从提防一下子变成了迷茫,他感谢自己刚刚因为紧张有用右手握紧床单,不然肯定被这一对话吓到手滑倒在床上被杰克看笑话

  “开个玩笑~”
  杰克看到奈布这一呆住的表情,露出一个轻微嘲讽的笑容
  “只是想问你要不要在这里养个伤罢了。”
  时间停顿了几秒后,奈布才反应过来,默默把刀放下。不是他有多信任眼前的这个男人,而是觉得就算自己现在动手也打不过杰克。全身肌肉都在喧嚣着疼痛
  “那个……我晕了多久?”
  他将刀放在枕头边,用空出的左手轻轻捂住自己的额头,像是在思考什么。垂下几根发丝显得这个年轻人有点憔悴
  『还是很晕
  意识还不是很清晰
  很弱』
  这是奈布对自己现在这个状况的认知。

  “三天。说实话那么大面积的刀伤和枪伤,居然只睡了三天,这让我很震惊。”
  书本合起的声音从杰克那边传来,这才让奈布了解到杰克刚刚原来是坐在自己身边看书而已
  『真悠闲』
  “三天吗……你都在这里?”
  “恩。不然?”
  说实话三天,奈布也不是不相信。毕竟他自己的伤他还是知道的。只是奈布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素不相识的人,看起来还是个有爵位的小贵族会照顾自己。正常的贵族……会让一个陌生可疑人物待会自己家里吗?
  『不会。』

  “好了,我本想在过来给你看伤的,看到你床头有之前没看完的书,想先看看再弄,结果忘了时间。你要知道一个人在阅读的时候很容易忽视时间的流逝的。不过还好你起来了。现在过来背对我吧,我给你检查检查。”
  杰克声音很轻,宛如一个宽厚慈祥的长辈在为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指引方向
  “我自己来就好,不用麻烦了……”
  “你都麻烦我三天了,再多一天又会怎样?而且你一个人能做得好吗?”
  奈布盯了杰克一会,空气有点沉重。如果是平时,可以的话奈布肯定会立马反驳杰克,做出一个不需要帮助的姿态然后留下医药费就走。但现在这个样子,奈布根本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语,因为都是事实。就是有,充其量也只是一些无用的尊严作祟罢了,对奈布没有一丝好处。所以奈布决定——妥协。
  杰克没有想到奈布会乖乖照做,毕竟看资料单上对奈布的描述来看,奈布的性格更接近一只独狼,独来独往不会轻易相信他人。所以当奈布沉默不语的乖乖靠近杰克然后背对他的时候,杰克多少还是愣了一下。
  “怎么了?”
  奈布疑惑的问到。
  “没什么,我先把这些旧的拆下来,给你换好药后重新绑一条新的绷带,可以吗?”
  “你是医生,听你的。”
  奈布不太喜欢杰克说话的方式。不对,应该说是奈布他……不习惯?对一个天天活在杀与被杀的职业里的人突然来一句温和的劝告,说实话这让奈布感到非常不适应。也许是奈布的错觉吧,眼前这个男人,对于奈布来说比起是医生对病人的叮嘱,他觉得这样的杰克更像是在故意扮演一个温柔体贴的绅士,但却没有一丝漏洞,至少在奈布眼里,杰克的一切行为举止都是那么的正常。
  『可能……是太久没被别人照顾,一时半会不适应而已,想多了吧。』
  冷静下来,身上之前所受的伤痛才终于传递到大脑里。

  “待会上药有点疼,你忍着点。”
  杰克并没有察觉到奈布的疑惑,因为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和奈布交流罢了。但对于奈布来说奈布总觉得自己被当成一个孩子,而且听到‘忍着点’的时候,嘴角还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
  “之前给你上药,你就算睡着了也挣扎个不停,有一度我都想把你丢到窗外去了。”
  杰克无奈的语气配合上药的动作,上一秒还让奈布对杰克的救命之恩那么一丝感激,下一秒就想还是让自己死了算了。
  “啊嘶!”
  杰克上药的手悬在半空,看着奈布强忍药膏涂抹在伤口上的痛感而颤抖着身子,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是该继续还是停下
  『这什么药啊!比挨枪子还疼!』
  奈布心里痛骂到。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太怕疼的人,或者说疼痛一直伴随他长大成人,早就习惯了。但这些在现在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奈布开始怀疑杰克是不是在给自己伤上涂了辣椒酱了,整个背部火辣辣的疼,和刀伤枪伤完全不同的感受!不但疼,还麻!持续的麻!

  “这个药在上的时候很疼,但伤口会好得很快。看你身上的其他疤痕,你平时并不重视自己的伤吧?”
  杰克像是知道奈布在想什么似的,在奈布开口前就给奈布做了个解释。但他并没有说是什么药,虽然奈布也不在乎。如果是毒药那他现在已经死了,在乎也没用。只是杰克说的都是事实,奈布的确没有重视自己受伤的习惯。
  因为奈布职业的原因,受伤是必不可少的。刀伤,枪伤,割伤,只要执行任务,多多少少都会遇到,习惯就好。在受伤的时候奈布必须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击毙对方,否则时间越拖越麻烦。而当他终于完成任务了,伤口上的血液基本上也凝固了,奈布也就没去理会。轻伤便直接无视继续执行任务。重伤就先做个紧急治疗,但事后基本上也是一觉后便忘了,也就没做什么太多处理。
  “对自己的身体不负责任,不理不问”这局话简直就是奈布•萨贝达的代名词了
  “啊是啊,因为平时老是没有时间。”
  奈布放松身子,回应到。在习惯了痛感后便继续背对杰克
  杰克看奈布终于稳定,也就继续为他上药。只不过这一次,杰克没有再因为奈布的颤抖而停手,而是直到做到最后一步缠上全新的绷带才结束对他的‘折磨’
  “并不是什么好习惯。好了,处理完了。虽然你现在醒了,但还不能做太多动作。比如刚刚你猛的起身就把又背上的伤口拉开,所以上药才那么疼。接下来你还是好好躺着比较好。等一下吃晚饭吗?”
  杰克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不忘叮嘱,然后将书递给奈布
  “如果无聊,也可以读一读。”
  “啊,谢谢。”
  奈布将书接过
  红与黑,相当有名的一部作品。有所耳闻,但论阅读,这还是第一次。记得以前队里也有一个很喜欢读书的队友?那个人在枯燥无味的军营里总能给大家带来不少有趣的故事,想想看……也很久没见过他了,在从军几年后便退役,之后就一直没见过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对了,你说的晚饭……”
  毕竟真的按杰克所说,那么奈布就是三天都在昏迷没有进食,不能及时补充能量,对身体带来不可见的伤害可不容小视的。虽然接受生人的食物多多少少会觉得不安,但现在自己不能动的情况下,也只能够求助于杰克了。
  “你现在应该不好活动吧?待会会给你带上来,放心吧。”
  杰克站身拿起之前拿过来的医疗用品和药物,想不让这些东西散发出来的味道扰乱奈布的休息
  “恩,谢谢。那什么……杰……”
  “杰克。”
  “杰克,你还有绷带吗?”
  奈布向杰克问到,杰克将剩下的绷带递给奈布问到
  “有,怎么了?”
  话音还没有落下,独属于血液的腥味从奈布那边散发开来
  奈布将弯刀的刀身握在右手上,眼睛微闭划破自己的手掌。右手掌心被划开,血液滋润着弯刀
  “喂?你在干什么?”
  杰克单挑眉毛,有点迷惑的看着奈布。他实在不懂眼前这个佣兵为什么要做出自残的行为?因为刚刚上药太痛了,现在以痛治痛吗?好吧开玩笑的。只不过杰克并没有觉得心疼,只不过有点担心手上的血会不会流到床上,把床单又染上一层污秽罢了
  “一个习俗罢了。”
  奈布将染血后的弯刀收回刀鞘,然后默默的给手上的伤包扎起来。
  好,本就绑了几层绷带的双手现在又多了一层,看起来又胖了一圈似的。
  以上为杰克的心里话,只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已。
  “哦, 那可真的是不妙的习俗。”

——TBC ——
    深渊小剧场……是没有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