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墨倾听

这里是叶子希~
可以叫我冥冥/子希/叶子/bb怪
是个超能bb佛系奈吹
关注记得看置顶哦~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奈布
也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眼中的他

『杰佣』深渊(七)——护卫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偏旧社会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另一种意义上的开膛手×雇佣兵
#全员参加(但并不是每位都有很多戏份)
#有其他cp参与,但还没有出现前不会打tap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刚刚发现没忘了打开头,吓得我赶紧重新编辑)

  这是奈布醒来后的第四个平静的清晨。
  躺了一个礼拜对于这个小佣兵来说虽然不能恢复多少,可也已经足够了。只不过他的主医有吩咐过不能剧烈运动,说是会扯到旧伤,现在还是躺着最好。但怎么说总不能躺了一个星期什么都不做吧?如果剧烈运动不行……那下床走走总该可以了吧!
  而且……在杰克家接受杰克那么多帮助,再这么下去良心也过不去
  所以,看看吧?
  清晨的光透过玻璃窗照入房间内,奈布缓缓的起身。一个星期没有活动,身体笨重得不行。
  “这个点……杰克应该起来了吧?”
  在这几天的被“关照”下,奈布对杰克的日常多多少少有所了解。杰克和莫森一样是一个拥有生活习惯的人,但却比莫森自然得多
  不会特意望向钟表然后再行动,不会因为错过某一个习惯的时间而着急
  〔明明有那么多的漏洞,却没有看出来……啧……〕
  在思考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抓揉自己的发间,这个是奈布自小就养成的习惯之一
  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打开房门,空旷的走廊显得有点寒意
  “杰克?”
  奈布走出‘自己的房间’,站在走廊望向通道的一头轻声问到
  “萨贝达先生?起来了吗?怎么,可以正常活动了?”
  杰克的声音从奈布身后传来
  奈布回过头看到杰克顶着那有点轻微凌乱的头发看向自己,加上声音与往常不同的低沉,应该是刚睡醒。
  “恩。感谢这几天的照顾。”
  奈布对着杰克微微弓腰做出谢礼的姿态,而说实话接下来要干什么……自己完全没有想好。只是想着出来走走,活动下筋骨,仅此而已。
  杰克走到奈布旁边,以一名医生的口吻说
  “身体怎么样?还有那里的伤会疼?等会我做药给你,你如果想活动还请随意。只是,贴着‘J’的那几个房间不要进去,那个是我的私人空间。”
  说完,他拍了拍奈布的头便下楼离开
  “是,知道了。”
  反射性的,回答得很快
  
  这些天过得都很平凡。
  上午,两人都十分平淡的度过
  下午,杰克需要去预约他的贵族那里就诊,而奈布则在不牵扯到自己伤口的情况下尽可能活动筋骨做一些简单的体能训练
  晚上,杰克回来,帮奈布检查一边伤口后,基本上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杰克先生,请问……你是什么玛利亚吗?”
  一顿晚饭后,正坐在椅子上的奈布突然打破了一天的沉静
  “为什么会这么想?我觉得我并不符合圣母的要求,不是吗?”
  杰克起身收拾碗具刀叉走向厨房,而奈布着拿着剩下的杯碗跟随其后
  “不……恕我冒犯,我不太理解你为什么会帮助,额,我这种来历不明的人。”
  水龙头的水冲刷着碗碟溅起细微的水花,待清洗的刀叉摆放在杯中
  “恩……这个问题我应该回答过,因为是医生,所以不自觉想的帮助想要帮助的人。怎么,过意不去吗?”
  是的,无缘无故的接受他人的好心,排除那些担忧顾虑和经验带来的敌意后,留下来的就只有内心的愧疚
  “但我并不是什么慈善家,所以我想我还是应该向你汲取我应得的东西。”
  听到这句话后,奈布不由得放松了下来,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有一个准确『模糊』的追求物总能让人安心
  所以奈布将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对杰克说到
  “我会付下这几天的医药费以及其他的所有费用,绝不亏欠,这点我发誓。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会第一时间赶来。然后,我请求杰克先生,你能帮我保密不透露我在这里的消息,因为一些原因……我觉这对你我都好。”
  虽这么说,但说实话……如今连自己的住所都回不去
  〔该死的GPS!〕
  他第七次对自己大意留下的后果痛骂到。身上除了一把弯刀什么都没有,又能拿什么给杰克呢?
  现在的身体也不适合接受任务,常年活着战场,缺乏正常的生活经验导致能做的事情并不多,符合的基本上又都是一些高危职业。
  “恩……你拿什么还我医药费?”
  杰克背对着奈布用水流冲刷着碗碟,清洗食物残渣遗留下的污秽
  “这……”奈布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答了。
  又是一次一针见血的对话
  又是一个无言以对的问题
  又是一个事实
  “唉,不为难你了。那么,就当我的护卫如何?”
  
  最后的霞光终究会被夜幕笼罩,代替阳光的灯火开始了它们的工作,照耀着在这里的每个人
  现在这个景色就是这样。
  橱窗正对着东边的山谷,眼前的人背对着奈布说出那番摸不着头脑的话语,回过神来才发现太阳已经落去,照亮男人的不在是那温和的阳光,取而代之的是洁白的明灯。男人转身看着佣兵,背光的面容渐渐清晰。能不变的,也许就只有男人这副百看不厌的脸吧
  能有一个工作还欠下别人的人情的确不错。但并不是什么都那么友好的,没有害处的。
  眼前的这个人是医生,看出奈布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前军人然后猜测出现在的身份也并不是非常难,所以才会提出这个要求的吧
  “护卫?”
  听起来非常诱人
  “是的。”
  还是那熟悉的回答
  “你是说,让一个全身是伤,基本上战斗力为零的家伙保护你吗?贵族先生?”
  又开始了,无用的傲慢
  好在,那位高贵典雅的绅士并没有和他较劲的打算
  “并不是要你全程保护我。你只需要在我工作的时候帮我留意周围,不让无关人士接近我就好。也许,说护卫,我说是助手更符合吧?”
  只是观察吗?
  一个不用动刀枪的护卫吗?
  “真的只想要这样?不需要我做其他的吗?”
  这几天杰克虽说不上照顾得细微,但的的确确尽了医生的本分。比起杰克对奈布这些天的照顾,观察什么的完全不能对等。
  想要汲取的东西真的就这样吗?轻松过头了吧?
  “恩。说实话我并不想勉强我的病人,但我最近似乎又被扯入什么大人物的纠纷里,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被人偷袭。唉,为什么那些贵族们就那么愚昧,只知道争夺权利然后扯入一堆无关的人呢?而你要知道,一个人在专心工作的时候,是非常脆弱的。”
  水流关闭的声音。杰克在短暂的对话里已经把需要清洗的东西逐一清理完毕放入柜中
  陶器碰撞的声音传入奈布的耳内
  〔所以,该怎么办呢?回答是?〕
  “好吧,如果你觉得这样对你来说不亏,就这样吧。只不过我并不想亏欠你,所以除此之外有什么可以拜托我的事情尽管叫我,我会尽力完成的。”
  不对等的行为,对不起,我的内心并不想因为自己得益而就此妥协。
  这,又是那无用的尊严。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