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墨倾听

这里是叶子希~
可以叫我冥冥/子希/叶子/bb怪
是个超能bb佛系奈吹
关注记得看置顶哦~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奈布
也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眼中的他

[旧]『杰佣』深渊(一)

  雨天
  一个身穿绿色兜帽的男子匆忙的在街道上跑着,他的行踪像是要躲避什么人一样。
  “那小子死哪去了!你给我去那边找!”
  男子喘着粗气拐入巷子里,逃到另一边的街道上,听着身后几个家伙咒骂的声音渐渐消失,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住所是回不去了……”
  脑子很晕,大概是因为失血过多。肩上的绷带已经被血染红,血沿着身躯落在地上,他艰难拖着步伐,血液挡住了他的视线,他跌跌撞撞不知道走了有多久,迷离中看见前方不远有个废弃的教堂,估计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刚进到大门便眼前一黑晕倒在教堂的长椅上。
  “哈啊……”
  雨夜温度的骤降,血液的流失无一不让他在无意识中颤抖着蜷曲起自己伤痕累累的躯体。
  “好冷……”
  ……深夜中……
  他独自呆在这被轰炸过的平民窟,阳光温和的照在他的脸上。这里是哪里……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的一个地方。他抬起手掌,看到的是缠着绷带被血液染红了的双臂,这不是他的血,他知道。他忍不住的颤抖着双手,盖住自己的眼。
  再次放下后看到的不是那座平民窟,而是一片战后沙场。被硝烟弥漫住的天空,被鲜血染红的泥土,恍惚间他仿佛看到自己的战友,他无法压抑住自己的喜悦向那战友冲去。但下一刻他却只触碰到了虚无的空气,失重的摔在地上,抬起头看到却不再是战友的笑颜,而是双眼无神的尸体。他一惊本能的跃起身子向后退去,退回不到半步却被一双血手缠住脖子。
  他吃力的将那双手掰开想回头提防对方,而他看到的,是与他一同上过无数次战场,最后在爆炸中保护他的队友的脸……一霎那间他放开了那双血手,被队友再次抓住脖子压倒在地上。
  『无法呼吸……』
  他奋力的想逃脱开队友的禁锢,却发现自己始终无法使用出自己的力量
  “呐……萨贝达……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啊……”
  ……
  “子希!”
  “你醒了?”
  男子被噩梦惊醒,猛的抬头看到的却是另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自己身边。男子迅速的拿起自己腰间的弯刀与男人拉开距离提防到
  “你是谁?”
  男人似乎并不在乎男子的这一举动,只是稍作整理自己的仪容解释道
  “我想拿刀对着对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友好的举动。”
  男子听完,先是疑惑了片刻,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是呆在一所不算非常豪华但也绝不低廉的别墅里,身上的伤也被简单的处理过,显然是被眼前的这个家伙把失去意识的自己搬到这里再处理了帮自己的伤口的。还很贴心的为自己换了新绷带换上件干燥的衣服。
  “你是谁?”
  “我是一名私家医生。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聊聊,至少如果我想杀你,早就在你毫无防备(教堂里面)就把你杀害了,而不是帮你处理好伤口等你恢复。所以,把刀放下好好聊聊如何?介意我问问你的名字吗?这位身上几乎体无完肤的小先生?”
  男子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仔细打量了眼前的这位男人,他长的很好看。说实话在男子听到“是一名私家医生”的时候都不自觉的想到是靠脸的吧?这句话,但看到他为自己处理好的伤口后,他收起了他的想发。至少这个人是真的有自称医生的实力。
  “你们这些绅士难道在询问别人之前不会先自我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吗?还是说这就这里的绅士礼仪?”
  男子确认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会对自己有太过的危险后,将刀放下,但目光还是没有一刻从男人身上离开
  “是我失礼了。我叫杰克,杰克就好。”
  “……奈布,奈布萨贝达。”
  “好的,这位萨贝达先生。”
  “不用,叫我奈布就好。”
  “那奈布,你愿意当我的病人吗?”
  “啊?”
  
  ps:从“……深夜里……”开始直到队友那句话那段都是奈布的梦境,以及“子希”是奈布那个战友的名字。因为恩……就是懒得临时想一个名字,就干脆自己上顶替一下_(:з」∠)_

小剧场:
        杰克:你要做我病人(媳妇)吗?
        奈布:啊???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