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墨倾听

这里是叶子希~
可以叫我冥冥/子希/叶子/bb怪
是个超能bb佛系奈吹
关注记得看置顶哦~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奈布
也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眼中的他

[旧]『杰佣』深渊(二)

  雨季。
  “我说杰克,你这次动作有点大啊?不怕出问题啊?”
  别墅里一个红发男人翘着二郎腿对杰克吼道。
  “裘克。”
  这个是红发男人的名字。
  “把腿放下,这样不雅观。”
  杰克端起红酒抿了几口后放下
  “你们这些上等人天天管这么多干什么……不难受啊?杰克我和你说正事你别开叉,你这次打算又怎么收场?身份知道了对你的目的会很大影响的吧?”
  裘克无视杰克的要求擦拭着自己小丑面具继续说到。
  “身份无所谓。”
  反正实现目标有很多条路,知道了只是迎来点麻烦,对结果不会有多少影响。
  “不过的确得想个办法,毕竟早就该灭绝的家族突然发现还有活口会很难办。该怎么办呢~”
  杰克笑了。
  “杰克,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有时候笑得真的让人发寒?”
  裘克知道这他的性格,同样是暗地里生活的人自然少不了交际,时间久了也就成了朋友。不,应该说是损党才对。
  因为目的一样,为了除掉不顺眼的家伙,仅此而已。虽然都是一样的事,但裘克与杰克的作案手法宛如天差地别。
  裘克喜欢直白的方法,从背后出其不意在心脏部位一刀击毙。但心脏的位置并不是什么非常容易刺到的,所以更多时候其实要多捅几刀。
  而杰克因人而异。虽然偏爱用锋利手刃将人的肚子划开,开膛破肚。与其说是杀害更不如说是酷刑,让人在痛苦中慢慢的流血身亡的那种感觉,但为了收拾残局的时候方便更多时候选择干净利落割喉。杰克出刀果断,就算不是割喉,丰富的从医经验也让他能准确无误的给出一刀致命伤,但这样未免缺少太多乐趣了不是吗?
  毕竟
  “猎物,还是挣扎的比较有挑战性,还请他们不要让我失望。”
  杰克笑看高脚杯里自己的倒影,将剩余的红酒饮尽,起身转向后厨
  “裘克,你待会还有工作吧?时间,快到了哦。”
  裘克顺着杰克的话扭头看向时钟……
  “靠,怎么不早说!”
  起身拽起放在椅子上的外套便冲出杰克家的大门驾车离去。杰克从屋内透过窗看着裘克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清洗了好酒杯将其摆放好后,看了眼天空
  “待会会下雨吧。”
  整理好妆容便出了门。
  惯例的去他熟悉的地方。
  ……
  “先生你要……诶!是杰克先生吗!中午好,又要出诊了吗?”
  “贵安。今天没有工作,只是出去走走而已。”
  “是吗是吗,那杰克先生想去哪里?我保证用最快速度将你送到!”
  “南街。”
  “郊区?”
  “恩。那边风景不错,适合散心。”
  “好嘞!先生您坐稳了!”
  ……
  虽说是坐车,但毕竟是在郊区,路程花费了不少时间。中途司机也与杰克对话闲聊几句,但更多时间里杰克还是选择闭目养神,时不时抚摸手上那把手杖样式的黑伞。
  许久。
  车终于在一个广场边缘停下,司机抬了下帽子转头笑着问候杰克
  “杰克先生,到了!”
  “恩,感谢。给。”
  “好的谢谢啊,先生慢走哈!”
  将路费交给司机后,杰克提伞下车向司机回敬便往广场的小路走去。
  “平易近人的杰克先生果然和其他那些只会命令下人的大贵族不一样,话说这里的确很适合散心啊……果然人家看重的地方就是好……”
  整理一下东西后,司机也便离去。
  杰克沿着小路拐入了黑暗当中,穿过了一片林子,沿着一条小河的上流走了上去。周围渐渐荒凉,没有繁杂的街道声,也没有灯火阑珊,只有杂草和一座荒废了的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已经断了不知去向,本来鲜艳的红色塔顶被岁月的消磨抹去了光辉,这里的一切仿佛同黑暗中生长出来一般,与神圣切断仅有的关联。
  与杰克所言相同,天空下起了雨,雨势看起来一时半会不会停了。他撑起伞继续沿路走去
  “暴露吗……想隐瞒下来倒是没什么难度……恩……的确该想想了……”
  该怎么隐瞒好呢?将知情的人找出来封口?但已有的嫌疑想消除有点难,医生……找个病人证实?不,平时就诊的都是些上等人,虽然有权威但不见有用。身边的……也早被调查过了吧?平民不行,贵族不够,的确是有点麻烦呢……下次再发生这种事就干脆点算了。
  杰克习惯在思考的时候不自觉哼起小曲,悠扬的男低音扩散融入雨中。
  教堂。
  杰克并不相信什么神魔的存在,理所当然不会特意去某一个教堂做祈祷。
  这一带不过是他心烦的时候相对喜欢去的地方罢了。与其呆在拘束的空间里烦心不如走走静下心思考?他不相信祈祷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来这里只是因为这里安静无人。离住所很远,环境不差,空旷也就适合随时看到有人接近的痕迹。废旧,所以就算直接动手也不用担心行动不便带来的麻烦。
  当然,在雨天也适合当一个临时的避难所。
  踏入教堂,杰克放下伞拐过头看见一个身影
  这里除了他也会有其他访客?很显然,这个身穿绿色兜帽的家伙出现得很不对时机。
  ‘动手吗?’
  杰克默念。
  杰克从衣间的夹层里抽出一把短刀,走近这个不速之客。
  ‘血?’
  也许是因为光线和雨侵染了泥土的原因,杰克没有第一时间察觉眼前这个人在来这里之前便伤痕累累,哪怕不用杰克出手他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吧?
  杰克少有的放松警戒的接近一个人。也许是因为他觉得眼前的这个男子根本无法伤到杰克自己,或者说这个男子连发现杰克都无法做到。
  “左肩枪伤,背部腿部刀伤,体温过低,是因为淋雨了吗?应该是因为失血过多晕的……”
  杰克将男子轻微检查一遍,他身上很多伤口,虽然大多都不是什么致命伤,但这个看起来不到三十的家伙明显不是什么正常人。至少正常人在这个岁数不会因为流血的原因倒在这里。不正常的旧伤,大概是曾经经历过什么战争?
  “明显不是的贵族,猜测士兵…不,士兵或者逃兵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
  杰克坐到男子旁边
  “啊……我可不是来工作的……等一下?工作,医生?”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原因。虽然荒唐,但自己不是刚好需要一个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人充当自己的棋子吗?男子明显训练有素的体格也不用担心他被什么人接近套话。而自己要做的,不过是扮好一个平易近人的医生而已。与现在做的一样。
  “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完成这个任务呢?这位小先生?”

小剧场:
杰克:这是我家,把你腿给老子放下
N久之后,奈布某天把腿架到桌子上看书
一旁的裘克:卧槽杰克你为什么不说他不雅观!
杰克:他我媳妇,他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
裘克:???

小剧场2:
杰克拐入了黑暗当中,穿过了一片林子,沿着一条小河流的上流走了上去,周围渐渐荒凉,没有繁杂的街道声,也没有灯火阑珊,只有杂草和一个迷你小树屋。杰克躺在地下望着小树屋,而七个小矮人在等着他回家。他们就是……红蓝禄旧原刺狼!

皮一下我很开心~( ̄▽ ̄~)(~ ̄▽ ̄)~
在这里感谢『伟大的路边人』!
是他在我卡壳的时候带离我脱离脑洞枯竭的死海!
以下是他为我提供剧情的全部对话:
『路边人』
拐入了黑暗当中,穿过了一片林子,沿着一条小河流的上流走了上去,周围渐渐荒凉,没有繁杂的街道声,也没有灯火阑珊,只有杂草和一座荒废了的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已经断了不知去向,本来鲜艳的红色塔顶被岁月的消磨抹去了光辉,这里的一切仿佛像是黑暗中生长出来的
暂时bb出这么多

以及小剧场2也是他提供的qvq!他超棒!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