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墨倾听

这里是叶子希~
可以叫我冥冥/子希/叶子/bb怪
是个超能bb佛系奈吹
关注记得看置顶哦~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奈布
也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眼中的他

[旧]『杰佣』深渊(三)

  (因为自己写得真的很乱,所以以后会开头备注视角。这篇为奈布视角,部分第一人称,小学生文笔)
  战争
  身为前士兵,我经力过的。
  战火,轰炸,硝烟,饥寒,压迫,无眠。
  这些早在承受无数次后成为习惯。
  有时候不得不敬佩人类的适应力,哪怕是再极限的环境下都能适应并且存活下来。
  我感谢这份能力。
  是它让我活了下来,但同时它也牢牢的困住了我。从兵多年,在战场我学会的只有如何完成任务,如何生存。直到几年前的那场战役让我身负重伤,上级允许我的离开。远离之后我才发现,这些年来我所学的这一切都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
  我早已习惯了战场的火药味,血染的生活
  安稳的活下去,这显然与我无法融为一体。
  我知道,我渴望战场上的殊死搏斗的刺激
  所以我选择了与他相似的职业——雇佣兵。
  对于退役后几乎一无是处的我来说,成为雇佣兵是不错的选择。
  成为雇佣兵后的生活很简单,接受雇主的任务,谈好金额,完成任务然后收下钱财走人。
  我乐意接受那些高危险性的单子,因为越是危险佣金越是高昂,同时越能带来我所寻求的“快感”
  在这混乱的年代里,谁没有憎恨的人?谁没有一个想除掉的眼中钉?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同时又不想自己被周围的人怀疑,雇佣一个佣兵来完成这个任务不是再好不过?
  ……
  “你就是奈布•萨尔?”
  “恩。”
  “听说你的战绩很强啊,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做一笔大生意,你看如何?”
  “对面的是什么人?”
  “珈德彦,一个没心没肺的废物!”
  “我想是我没有说清楚。我问的是,对/方/到/底/做/过/什/么/事/情/让/你/想/要/除/掉?”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好好谈好价格接下任务不就行了吗?”
  “我想你指名雇佣一个人的时候应该看好他的介绍吧?我觉得我介绍里有一条应该清楚写着:不接受雇杀无明确黑料的人。如果单看我的成绩而指名我的话,先生我看你是白跑一趟了。”
  “那要是我说这个人暗地收购几家孤儿院,高价卖给一些严重癖好的贵族!如果卖不出去,那些无依无靠的孤儿,就一个个杀死,再将器官买到一个黑心医院!我可以提供准确的院名甚至其他的一些信息,并且价格好谈,是你平时任务的三倍,你看如何?”
  “成交。”
  “他的信息都在这里,说实话我很好奇你一个看起来这么『瘦弱』的家伙,真的和传言的一样英勇善战?”
  “是不是传言,你要不要亲眼见证一下?实不相瞒,就凭你旁边那五个家伙,合起来都不够我一个人打,要试一下吗?”
  “哈哈哈好,我信!还请萨尔先生你的实力还请放在任务上,别在这里花费心思。这是定金,成了之后我会把剩下的给你的。”
  ……
  “珈德彦•莫森,男,身高174,长相习惯都有……常去的地方也很详细……有这么详细的质料,如果真的是眼中钉,那应该很容易解决而不是让我来吧……孤儿院……啧,的确是个人渣。三倍的话够我用好一段时间的了,加上上一个雇主的,好半时间以内都可以休息了吧……”
  奈布回到他的临时住所,躺在沙发上单手撑头看着这位莫森先生的质料。
  越是能掌握对方详细的信息对暗杀的任务就越是有保障。奈布虽然热衷于寻求刺激,但不代表他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更何况在这质料众多但目标依旧活的逍遥自在的时候,稍微想想就能知道对方除了有钱有势外,必然会有什么特殊的杀手锏用来保命。
  “是什么呢……”
  和雇主交谈时奈布有意将话题扯到前几个被雇佣的佣兵的事情,雇主虽然有所隐瞒但还是无意间透露出几个消息
  在雇佣奈布之前,他还雇佣过三个其他的佣兵
  结果理所当然,被反杀了。
  前两个是轻敌,但第三个……在有预防的情况下还是没能完成任务,而且还没有带回任何有用的信息。
  很在意,但在意也并无大用。因为是未知的,无法预防。莫森可以用这个‘技能’反杀前面三个人,那也很有可能将奈布自己也变成他们那样
  但,雇主在交谈的时候却想瞒着这件事……若不是奈布和他沟通的时候见缝插针的提问,这位雇主可能到最后都不会和奈布提这三个人的事情吧?
  为什么呢?
  怕奈布知道风险太高,拒绝接受这个任务?
  怕前面的失败让奈布起疑心,无法正常完成暗杀?
  “啊啊,越想越烦,而且八成还瞒着什么事,如果真的想除掉那就把习惯的东西都说出来啊!明天先去看看好了。真的不懂这个陌生先生看起来斯斯文文,背地做的完全是另一面的事情……”
  奈布抓了抓头看着介绍,重要的信息很多,不重要的也很多,要花点时间整理出有用的质料然后确认。虽然奈布并不怀疑雇主信息的可靠性,但他比起依赖质料更喜欢实地考察就是了。
  第二天的清晨。
  奈布服饰与以往随意的兜帽衫不同,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外面套件黑色白竖纹的马甲,棕色短裤加上长筒袜,头顶墨禄色八角贝雷帽,确认过时间后便出门去了。
  “前面就是莫森喜欢去的地方……那个人就是莫森了吧?随行的五个……护卫吗?”
  人民公园。
  普通人通常在节假日会去的地方,珈德彦也是。
  『珈德彦•莫森       37岁     男      174cm』
  『照片』『照片』『照片』
  『作息:早6点起床,六点半开始食用早餐;九点会去人民公园散步;十一点食用午餐;十三点开始工作;十七点半惯例喝下午茶;十九点食用晚餐,之后接着工作,二十二点入眠。』
  『……』
  奈布双手插在裤袋里小跑的来到人民公园
  “虽然晚了十几分钟,但也的确来了。”
  他将帽子稍微拉高,挽起袖子,如果不是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看这一身行装肯定会觉得奈布是什么对生活充满希望的活跃青少年吧?
  清晨的公园里虽然不冷,但也没有多少人。奈布去公园外的一个面包店买了点面包后回到公园内的人工湖旁边坐着吃起来。
  面包的清香引来经常来这里讨食的鸽群。因为有明文规定禁止伤害白鸽,所以这里的鸽子大多不怕人,有时候甚至会骑到人的头上梳理自己的羽毛。
  这不,奈布坐下还没有多久,就被鸽子包围了。
  “这不是鸽饲料啊……”
  被鸽子包围了的奈布显得有点无奈,只好掰下一小块面包往旁边的空地扔去祈求鸽子能把注意力从他身上转移到面包那里。
  奈布并没有多讨厌小动物,但也不喜欢被动物包围的感觉,回想起不好的东西。
  之所以坐在这里是因为在这里能看到在林内悠闲散步的珈德彦。而且比起周围其他的地方,这里人也相对多一点,显得自己并没有那么起眼。
  “走了。”
  奈布看着珈德彦走出公园的小林子往街区走去,便起身拍拍身上的鸽羽也离开了这里。
  

ps:
  “陌生先生”是奈布故意这样叫的,因为不想记一个『人渣』的名字,所以干脆叫谐音_(:з」∠)_
  
小剧场:
  如果不是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看这一身行装肯定会觉得奈布是……皮孩!
  十个奈布九个皮
  还有一个在修机
  哎呀,不小心炸机了,哎嘿(∩❛ڡ❛∩)
  (写到这里的时候满脑子想的是:皮孩!不良!蛇皮怪……不行我必须bb一下抒发我的内心……还有……深渊三这里我写了三天……因为每次有灵感就去打游戏打游戏然后忘了写……我错了,MC真好玩,D5真好玩,我还敢)

最后还是要感谢帮我找错别字的『神奇的路边人』!耶!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