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墨倾听

这里是叶子希~
可以叫我冥冥/子希/叶子/bb怪
是个超能bb佛系奈吹
关注记得看置顶哦~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奈布
也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眼中的他
我爱他

『杰佣』时空——千年(十)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现代风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活了千年的教师杰×转世无数的学生奈

#存在就是为了傻叼,所以剧情不会太正经

#bug如山,happy剧情很多,结局单人生还

#纯杰佣,可能会出现其他人物但并无太多剧情

#因为其他人并不是主角,所以不会打tag(可能会开头备注吧)

  

#想写傻叼东西,所以部分剧情请当傻叼文看

#虽然是爽文,但时空也有他存在的意义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太过安静的环境总是会让人不怎么自在。

  比如现在。

  

  回家的路上杰克和奈布起初可能是因为师生关系吧,一直没有怎么对话。直到快到五区的时候,奈布终于开口到“那什么,杰克。”

  “恩,在。”

  杰克回应他。虽然很享受和奈布一起漫无目的的走在夜间的路上享受微风吹拂,但他更喜欢和奈布多说说话。起码……恩,能把曾经想说的话都说一遍最好。

  奈布别过头去,看起来有点不安亦或是害羞?

  杰克轻笑了一下。“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都可以说出来,我乐意为你效劳。”

  “能……帮我补习吗?”

  奈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

  〔还是不习惯请求别人呐。〕

  杰克想着,轻轻拍在他头上。“能被你求助是我的荣幸。”

  奈布谢意的望向杰克,这才发现杰克一直在看着自己。

  奈布所在的城市并不大,路边比起夜灯更多的是为装饰路途用的百年老树。

  灯光时不时洒在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一个头多的男人身上,不知是错觉还是因为自己至今为止都没有仔细看过这个男人的原因。

  

  〔原来……他是那么好看的一个人吗?〕

  奈布似乎知道刚入学时那些男生女生都疯狂吹捧杰克,要建立一个杰吹社的原因了。

  毕竟,眼前这个人,无论是颜值,性格亦或是才华的那么完美,他值得被人们喜欢。

  想到这里,奈布心里不由的垂头拉下脸。

  “怎么了吗?”

  杰克问到,用手抚摸奈布的脸惊得奈布一个猛回头盯着杰克,迟疑一会才反应过来。

  “啊没有……那……什么杰克你时候有空吗?”

  说着奈布一边机械般的将头转正望向前方逃跑杰克的眼神,一边回忆自己要怎么解释自己整整一半个学期没有认真学习现在想临时抱佛脚。

  杰克想了想,拿出手机不知在看什么东西,也许是时间。好一会他才回答说“你可以先回家和你监护人说好,然后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等你说好就来。”

  杰克正经的说着。然而表面说得这么认真,内心已经在思考待会是要先洗个澡然后穿一件正式一点的衣服去还是先准备礼物,见到奈布监护人后是先问好还是先自我介绍了。

  

  宛如男朋友去见家长一样。不对,某种意义上就是见家长。

  

  “额……是要等一下吗?这样的话,如果你可以的话,现在就可以来。我家里没人的。”

  奈布斜视监督着杰克的一举一动。毕竟怎么说都难得和全班公认第一‘校草’一起走,而且奈布挺喜欢杰克的样子的,不多看看岂不是亏了?

  〔要是杰克是女生该多好。〕

  奈布想。

  

  “你独居!?”

  听到奈布说自己家里没人,杰克不知为什么突然严肃起来,刚刚脸上的,笑意无存。语气似乎还带着一丝怒气。

  “额……是的。阿姨他们在其他地方上班,我一个人住……怎么了吗?”

  奈布不是很明白杰克生气的理由,“阿姨愿意收留我在中国还为我付学费已经很好了,我不想麻烦他们再给我出更多的钱住宿什么的……”

  “但……算了。”

  杰克本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了下来。然后又像是忽然什么似得转过头问向奈布“那不如。”

  “来我家?”

  啊,是那张杰克熟悉的扑克脸呢,果然杰克比起严肃,笑起来会更好看。不是,他刚刚说……

  “什么!?”

  奈布•我现在巨他妈慌•萨贝达 表示自己耳朵最近有点不太好用,请问哪里有店可以换耳朵的?电话10086在线等你热心来电???

  “恩。来我家吗?”

  杰克重复到“来我家,我包你一日三餐水电费,这样你既然不用麻烦你监护人管理你的生活费,你可以收起来以防不备。我又可以随时教你你课堂听不懂的东西。怎么样,来吗?”


——TBC


让我们一起恭喜这对新人终于同居了!!


『杰佣』深渊(十一)——曾经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偏旧社会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另一种意义上的开膛手×雇佣兵

#全员参加(但并不是每位都有很多戏份)

#有其他cp参与,但还没有出现前不会打tag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夜色阑珊。

  深生活的时间总是美好的。杰克在简单的问候之后先一步踏出宴会厅的大门,离开这片繁华之地。

  会场的灯光渐远,直至前方只剩下那少的可怜的月光照耀前方的路。望着那个身影越是融入月夜之中,奈布加快了跟随他的步伐。

  

  不知何时,杰克往奈布脸上看了一眼,放慢前进的速度好心提醒一句

  “小先生,嘴上,没清理干净。”

  奈布看着他,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刚食用晚饭后遗留在脸上的食物残渣。刚用手将嘴角处来回擦拭几下就传来杰克的叹气声,后什么也没说的递给奈布一份手帕。

  奈布想为杰克道谢,刚要开口“谢谢”的音母还没有发出身后便传来那份熟悉的,曾经令人陷入绝望的气息。

  

  “趴下!”

  奈布第一时间向杰克扑去,子弹划过奈布的后背,擦出一条血痕。

  〔疼!〕

  火辣辣的疼。

  但现在顾不上这些,奈布本能的拉住杰克的手将他一同拐入最近的一处遮蔽物里张开手臂护着杰克。奈布气喘着,突如其来的宣战让他迅速进入状态。

  “你受伤了。”

  对于对面身份不明突然射击,杰克展现了一副完全出乎奈布意料的冷静。奈布没有望向杰克,只是背对着他回应他的问题,所以理所当然,看不到他的表情。

  “没事。习惯了。”

  他说。而且痛感没刚刚的强烈了,应该只是轻微的擦伤而已。你没有受伤就好。

  奈布轻微探出头向刚才子弹冲向自己的地方望去,想了片刻后起身,向杰克身后走去查看地形。

  片刻,奈布像是终于确认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面对杰克,轻轻的说。

  “杰克……委屈你在这里先待一会,我很快回来。”

  

  ——————

  

  “Jack,听话,先在这里待一会好吗?我很快回来。”

  有着和杰克一样金色双瞳的女人轻轻抚摸小男孩的头,将他拥抱在怀里。小男孩也张开双手回抱她。许久,女人将他放开,离开了他。

  

  那是个雨夜。

  

  一个问题。

  金钱。名利。爵位。利益。

  这些到底能使一个人变得多么残忍?

  也许你我都不知道能残忍到哪里。只是,这足以让人,变得不是‘人’了。

  争执声。枪声。火光。哭泣。

  这些,足以能改变一个人。

  这是个动荡的时代。没有法律的约束,一切全以名利为核心。才度过人生最天真时期的孩童当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黑暗。但世界,却让他体验了他不该承受的绝望。

  

  大火弥漫整个宅府,不知多少天过去,大火烧尽所以这个曾经辉煌过的贵族的证明。

  兵器带去所有这个家族曾经的繁荣。

  

  小男孩从这次屠杀中逃出来。不如说是,被全部人用性命交换出来。

  四天,连续四天小男孩都在不间断的逃跑着。这是他母亲的意思。也是她母亲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逃,Jack,逃得越远越好!活下去……”

  但一个小孩子又能逃到哪里去?

  

  “你就是……Jack?”

  在小男孩即将倒下之时,一位身穿宛如军装的男人扶住了他。男人的声音带有一丝的沙哑,却很温柔。掌心很宽。

  男人将一身灰血的小男孩抱起来,而小男孩早已精疲力尽的睡着了。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想下午。

  苏醒直到睁眼短短几秒,还在思考为什么没有仆人叫醒自己的小男孩猛然坐起看向四方,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小男孩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会……死……”

  他颤抖着爬下冰凉发硬的床,却失力的跪倒在地。声音引起屋外的人的注意。屋外脚步声越来越近,在快要打开房门的瞬间小男孩抓住机会往外冲,却被男人用手抓了回来。

  “你别乱动!”

  男人被这一举动吓到,连忙安抚他说“是你父亲嘱咐我保护你的,小少爷。”

  “少,少爷?”

  小男孩先是愣了一会,后鼻子一酸,扑到男人身上哭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哭得那么难看。

  哭泣中夹含着对爸妈的呼唤。可惜,他们不会回应了。而男人一直听着他哭诉着世界的不公,安抚性的抚摸着他的头。

  

  “对了,大叔叔,你叫什么?”

  安抚过后,小男孩望向这个一直抱着他的男人。啊啊,眼睛,是很好看的蓝色。那个男人将小男孩放下,拍了拍小男孩头上的灰,对他说。

  “Sabida, my name is Sabida,my little master.”

『杰佣』时空——千年(九)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现代风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活了千年的教师杰×转世无数的学生奈

#存在就是为了傻叼,所以剧情不会太正经

#bug如山,happy剧情很多,结局单人生还

#纯杰佣,可能会出现其他人物但并无太多剧情

#因为其他人并不是主角,所以不会打tag(可能会开头备注吧)

  

#想写傻叼东西,所以部分剧情请当傻叼文看

#虽然是爽文,但时空也有他存在的意义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那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奈布和幸还玩得不亦乐乎时,高中生涯以来的第一场考试——期中检测早已接近。

  “奈布。”

  幸抓着奈布的手含情脉脉的说到“如果我死了,请爱护我们爱情的遗产。”

  结果被奈布一个甩手后退十八里外,一脸惊恐的望着幸

  “你在说谁啊!?”

  〔这孩子怎么回事啊为什么那么gay!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幸了!〕

  那一年,奈布是这样想的。

  

  “啊!相公!你怎么能抛弃奴家!”

  “啊,我的好友,你那不叫奴家你那叫性骚扰~”

  “噗……哈哈哈哈哈奈布你配合我不行吗!”

  “我不,我拒绝。”

  离期中考还有一个星期不到,而奈布和幸说实话……除了数学课那位神仙的课外他俩就没认真听过。但终究本性难移。这不,临时抱佛脚了还惦记着皮一下。

  其实幸还好,课是有上。但总是心不在焉,感觉像是假期综合症吧……又不是。反正就人在心不在,啥都没学,勉强能靠吃老本苟一会。而奈布,就真的是假期综合性了。明明都用了许多办法提神了晚上也挺早睡觉了,第二天还是会犯困错过老师讲的重点。

  幸虽然和奈布有说有笑,其实俩人心理都挺担心的。现在能嬉皮笑脸也只是掩盖一下内心的恐惧。

  

  谎言的微笑结束后,俩人都不约而同的严肃着脸。

  “幸,我还挺想上个好大学的。”

  奈布说。

  “巧了,我也是。实不相瞒,考这个学校我真的听不甘心的。”

  幸回复到。

  但现在,他们将最基本知识的东西浪费在过去了。

  是不甘的。

  

  『该认真了。』

  

  那天,是周五的最后一节晚自修。奈布和幸都互为对方鼓厉亦或是监督。已经什么都没学了,怎么说都至少在考前要认真去过一遍知识点吧?

  直到外宿生的放学钟声敲响,奈布才不舍的放下记录笔记的签字笔开始收拾东西,抬头一看才发现黑板上有不少的作业早已布置好。

  奈布平时是不在学校用手机的,带着也只是单纯带着而已。但现在记作业是来不及的,无奈只好用手机拍下来了。

  这时,幸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奈布萨贝达这个人,是有手机的???手机壁纸居然是雾都景图不是小姐姐!这个人好正经!

  “先走了,拜拜。”

  奈布一边收拾作业一边道别。

  “哦!走吧!记得好好复习啊!不懂告诉我我去问学长!”

  

  夜色阑珊,因为收拾东西过晚直到上课铃第二遍敲响奈布才来到校门口,刚和门卫大叔打过招呼踏出校门不远一个身影过去,拐弯时不小心把奈布手里的书本碰掉在地。

  “啊抱歉。”

  那个男人说到,弯下腰帮奈布捡起来。学校靠右的拐角处路灯长年被树木挡着,灯光一直较为昏暗。所以直到在他打算将书交回给奈布时,奈布才看清他的脸。

  “谢……唉?老师?”

  是杰克。说起来还戴着耳机听东西,加上打扮也挺好看不清楚的还以为是个刚刚放学的高中生。杰克将耳机拿下来,里面播放着像什么新闻报道一样的对话,听不清楚。

  “你好。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去吗?恩……奈布,你家住哪?”

  杰克将那几本书抱在自己怀里露出那副熟悉的微笑问向奈布。

  “八区。”

  奈布老实的回答。老实的看着杰克什么时候把书还给自己。

  “八区吗……”

  杰克沉思一会,“挺巧,我六区,一起走吗?”


——TBC——


实不相瞒……我班里的同学……说话是真的gay!

你们男孩子的友谊都这样玩的吗!

带我一个好不好(???)


我给你肝爆!

更新顺序大概如下↓

千年——深渊——千年——深渊


『杰佣』深渊(十)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偏旧社会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另一种意义上的开膛手×雇佣兵

#全员参加(但并不是每位都有很多戏份)

#有其他cp参与,但还没有出现前不会打tap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晚上

  街灯的繁华盖过落日的余辉

菲斯公爵的宅府内,上等人与下等人分为两室安排在不同的客厅内享用他们的美食。当然,如果不放心自己主子会遇到什么麻烦,放弃自己的晚饭选择守在主人旁边也完全没问题。只是,晚饭的机会并不多。虽然接下来的宴会上会有美食的伴随,但终究没有正餐的美味。

  而奈布……理所当然的选择放弃这个机会选择靠在杰克身后的一堵墙边,身着漆黑的礼服呆在角落如同青苔一般不易被人轻易察觉……只是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杰克,注视他的一举一动。

  “杰克,难得你会带保镖啊?遇到什么事了?”

  做在杰克旁边的伯爵说道。

  杰克将刀放下,提起酒杯抿上少许红酒后回复那位伯爵先生

  “因为这一带最近并不安宁,这也算为了安全着想。斯诺先生你也注意,我可不想给你打优惠券~”

  杰克将牛排切开,指向伯爵一会便送入自己口中。

  晚饭时间结束,接下来是愉快的宴会时间。

  从音乐开始到结束杰克都一直呆在阳台外享受风吹带来的感觉,月光散落在他身上显得这个身姿修长的男人比平时更为好看。

  至少奈布是这样想的。

  杰克呆在外面的时间很久,仿佛根本不想融入屋内噪杂的环境而沉醉在自己世界一般。

  不过对杰克来说的确没必要进去里面,虽早入秋,但晚风依旧舒适没有太过的寒意。杰克来的原因因为也只是因为拒绝比自己高爵位的‘绅士’会对自己以后不利。现在要做的只要等宴会进行得差不多的时候进去,和会场主人打招呼客套几句聊会天就可以离开了。

  

  杰克这样想着,望向奈布。

  奈布也望向杰克。倒不如说,奈布一直在注视着杰克。看到杰克在看自己,奈布象征性的歪了歪头表示疑惑。

  〔好瘦。〕

  杰克心想。他不得不怀疑这么瘦小的身材真的是佣兵吗?

  “萨贝达,你刚晚饭还没吃吧?去宴会上吃点如何?”

  杰克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轻轻摆在嘴边一副思考的动作说到。奈布刚想摇头拒绝,杰克便打断他的回应。

  “这是命令。伤员。”

  是普通的要求奈布就直接拒绝了,毕竟要离开自己就不能呆在杰克随便以保杰克会不会发生意外。但如果是命令,对方是雇主,他有权让奈布做什么,而奈布也会听从去做什么。

  “知道了。我会很快回来。”

  说完,奈布小跑开。

  

  晚会进行得差不多的时候,杰克终于有融入这片宴会的兴趣了。

  当然,他想加入的原因只是因为这场宴会的核心人物终于出场。

——TBC——

我不管我要更深渊
没人看就没人看吧(爆哭)

隔了几百年就更了九百个字……

我打赌没人记得之前的剧情

『杰佣』时空——千年(8)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现代风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活了千年的教师杰×转世无数的学生奈

#存在就是为了傻叼,所以剧情不会太正经

#bug如山,happy剧情很多,结局单人生还

#纯杰佣,可能会出现其他人物但并无太多剧情

#因为其他人并不是主角,所以不会打tag(可能会开头备注吧)

  

#想写傻叼东西,所以部分剧情请当傻叼文看

#虽然是爽文,但时空也有他存在的意义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转眼三天军训就要结束。

  在最后一天的下午,每位教练带着自己的学生来到操场分别展示这三天来训练带来的成果,从而给每个班排名。一共有三个名次,第一名一个名额,第二名三个名额,其余一律第三名,贼公平公正,压根不用担心哪个班太差没有名次。也不丢人,反正除了那几个特别的之外大家名次都一样,丢不到哪去。

  奈布的班虽然大多数人是挺齐心协力,军姿稍息什么的也做得大多挺好,但不是有一句话说那什么,“不给你几颗老鼠屎你岂不是把人间当天堂了?”

  在左右转的时候由于教官连喊几天口令声音多少有那么——点沙哑,离教官最远边上那个人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导致队伍不整齐,只好拿了个第二。

  

  按理来说排名结束了在来几张合影教官就要离开去下一个学校教学,但在合影结束后,负责指导幸运班级的教官特意让幸运把奈布叫过去他那里,说是想聊上几句东西。

  “报告!六班奈布萨贝达已到达!请指示!”

  奈布在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放下手里事来到教官面前有模有样向教官敬礼。

  “噗,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还有模有样的。”

  教官被奈布这行为逗笑了,现在哪有高中生被叫过来还敬礼的,太耿直了吧!

  “就是想和你聊天而已。奈布对吧?家里亲戚是军人吗?”

  他说。不过很可惜,奈布家真的没有。

  “是,没有。”

  奈布老实回应到,还在思考为什么要这么问的时候教官又问。

  “是吗?看你说话方式还挺正式的以为是不是受家里父母指导了。那你有兴趣当军人吗?”

  “唉?”

  奈布被问蒙了,突然说有没有兴趣当军人什么的……他自己也从来没想过这种东西。

  “没什么,就是想问你想不想保卫这个国家保护这个国家的人,因为在你身上怎么说……看到了,同事的感觉?”

  教官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笑了笑拍了下奈布后背。

  “只是随便说说的,给你个建议而已。你给人的气息很像一个军人。先不说这个,这几天你表现不错,但太少融入集体了。你军训做得是整个班最好的。但正因为是最好,也就最突出,缺少和别人交流老是一个人休息时间自己呆着,一个大男人多和别人聊聊天,别搞得和个忧郁王子似得。”

  说归说,教官把手撘在奈布的头上揉来揉去奈布就看不懂了。

  “哈哈……”

  奈布配合的笑了笑,为什么自己不和别人聊天嘛……不熟是一个原因,而更大的原因真的不是什么‘忧郁王子’,只是奈布性格与整个团队不符,而他自己不想为了融入他们而强迫自己聊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社交对于你现在可能用处不大,但人永远不可能一直一个人活着。你可以用你自己的方式去了解你同学,试着和他们交流说说共同爱好。不过你们都是学生应该很好聊啊?学习方面的。”

  学生的义务本来就是学习,而很多时候在遇到不懂的时候同学就是一个不错学习指导对象。

  说了那么多,教官的意思也就一个,就是奈布太孤僻了。军训教的不只是军人的礼节和简单的训练,更深的是教学生什么是坚持,什么是礼仪,什么是团结。

  

  之后教官和奈布从军人聊到同学,又从同学聊到学习事业和未来。不知聊了多久或者也没有多久教官被总教官叫过去收拾东西,话题才结束。

  

  奈布看教官小跑到宿舍楼下对总教官敬礼,想着自己回班吧。刚转身便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

  “奈布?”

  啊,是杰克,手里还拿着几本书在几步远的地方看向这里。

  “a……杰克好。”

  奈布刚想叫老师,又想起了杰克第一节说的话,现在也没什么人,就干脆叫了名字吧。

  “怎么还没回去吗?”

  杰克走过来看了看四周,人基本上都走得差不多了。

  “不是,准备回去了。”

  说着,奈布和杰克并排走向楼梯。

  

  很安静。

  上楼的俩人都没有什么话题可以交流,直到到了奈布班级的楼层,杰克叫住奈布。

  “奈布,不要从军。相信我,军人的生活并不是你想要的。”

  奈布没明白杰克为什么说这番话,只是他看着杰克的表情。

  〔杰克没有在笑,是认真的。〕

  

  

  

  

  ——TBC——

  杰克从最初,教官让幸叫奈布过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本来是想回办公室,但出于好奇就留下来听他们的对话。

  

  说实话我觉得接下来这句本来想让你们自己体会,但觉得要是没人想怎么办!所以还是说吧↓

  杰克不想让奈布从军,是不想奈布在战场上流血。虽然他知道这个年代战争很少了,但并不代表没有。在这个世界里很多地方都依旧战火连连,只是我们不知道。也许奈布当军不会被分到交火区,但杰克还是处于私心不想让奈布陷入一丝危险。也是出于恐惧。


『杰佣』时空——千年(7.5)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现代风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活了千年的教师杰×转世无数的学生奈

#存在就是为了傻叼,所以剧情不会太正经

#bug如山,happy剧情很多,结局单人生还

#纯杰佣,可能会出现其他人物但并无太多剧情

#因为其他人并不是主角,所以不会打tag(但会开头备注吧)

#想写傻叼东西,所以部分剧情请当傻叼文看

#虽然是爽文,但时空也有他存在的意义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恭喜老父亲终于加入我们的傻叼文~

  面对围观群众,奈布压根没有拒绝的机会。

  “来——一——个——”

  加上身后还有一个罪魁祸首在幸灾乐祸的起哄,教官也是催促奈布快点开始

  〔完全不给拒绝的机会啊……〕

  奈布苦笑到。说什么来一个,刚来就让表演一个,准备时间也没有,你们到底想看啥嘛?

  

  “额,能唱歌吗?”奈布弱弱的向教官问到。

  “OK,灯光师准备就绪!”

  看到奈布终于有表演的想法,几名教官直接聚在一起拿手机为奈布打光,甚至还有一个充当摄影师。

  “可能不好听……”

  虽这么说,但观众热情依旧上涨。毕竟,有乐子就好了管他那么多!

  奈布苦笑一下,便沉住气底头寻找记忆里的那片音符

『Forever……

We will stand

We are shadows looming all around

We are

Drowning in conformity

We are

Loosing this battles for our souls

until we fight

We're losing everything and everyone

Close to us that we hold dear

And until we give ourselves away

To the atmosphere that looms avobe

We're gone

Forever

……』

  

译:

永不放弃

我们会抵抗到底

我们是朦胧闪烁的蜃影

我们是赫然耸现的幽灵

沉溺于墨守成规

的我们

折戟于与我们灵魂的战役

直到我们背水一战

我们将会失去一切

末日临近我们却仍紧紧相拥

直到我们选择背叛彼此

在穹顶之上飘渺的云翳中

我们翩然而逝,永不放弃……

  

  歌声在夜空中渐渐清晰

  最初吵杂的说笑声消失

  皎月的光芒照亮这片无星的空

  操场上几个班级排做围成一个圆,中间为了让人表演而腾出一小片空地,奈布就站在这里。

  

  男孩的声音随风越过操场草坪上的每一个人,也传入他的耳中。

  “过了那么久,终于有一次唱歌好听点了啊。”

  男孩是音色是很干净的男中音,温柔中伴随独属于他的那份刚强不屈。

  而他也依靠在不远处的升旗台边,闭上双眼陪同男孩一起哼唱着

  “And until we give ourselves away,To the atmosphere that looms avobe,We're gone……my Beloved……”

  

  “哟,晚上好,杰克,干什么呢?”

  友人的问候打断这位绅士的独唱会。

  “晚好,里奥。我只是感叹过了那么久他终于有长进了,当初这小子可是因为自己唱得难听打死不愿开口。”

  说着,杰克想起以前的时光轻笑着。

  恩,而杰克身边这位便是隔壁班上的数学老师兼杰克的好友里奥,体格比杰克壮不少但却是个十分慈祥的好教师。

  “这么久,你还是没放弃啊……”

  里奥靠在杰克旁边看向操场上自己那些学生围着奈布称赞他的音色,还不忘嘀咕一句“艾玛的歌更好听……”

  当然,杰克没听到这句话。

  “你不也是吗?”

  杰克回复到。

  并不是啊。

  里奥不再继续他那副笑容,脸上陈年的伤疤显得此时的他更为庄重

  “我是经历过一次离别的人,所以我想让她那之后永远不再难过。我们的牵绊能陪伴对方经历无数个未来。”

  但我们彼此都是是有回忆的人,你不同。杰克。

  “伟大的父爱。”

  杰克评价到。

  “不用担心,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我等得来。”

  他像是安慰里奥一样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或者说是安慰自己。

——TBC——

我觉得军训我要写一年(拖出去打死!)
好了对不起我错了,下话可能会再拖一下(因为这一话本来要和7一起发的,结果周末那天我完美的……拖了,只好现在分开发……)然后来个大的跳跃就能安排奈布了!耶!

bgm:《Gone》
歌手→Dezolent

杰克独唱翻译:
And until we give ourselves away
直到我们选择背叛彼此
To the atmosphere that looms avobe
在穹顶之上飘渺的云翳中
We're gone……
我们翩然而逝……

my Beloved……
我的挚爱……

以上全部由网易音乐翻译,my Beloved是我最高的水平了对不起,如有错误求别打我我英语贼菜我看不出来(留下不会英语的泪)

『杰佣』时空——千年(五)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现代风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活了千年的教师杰×转世无数的学生奈

#存在就是为了傻叼,所以剧情不会太正经

#bug如山,happy剧情很多,结局单人生还

#纯杰佣,可能会出现其他人物但并无太多剧情

#因为其他人并不是主角,所以不会打tap(但会开头备注)

  

#想写傻叼东西,所以部分剧情请当傻叼文看

#虽然是爽文,但时空也有他存在的意义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看着幸有气无力的垂着双手,奈布不经意的笑了笑,一副嘲讽的面容说到:

“记得先前是谁~想要住宿来着?怎么,我们的幸哥才一个星期就不行了?”

说到“谁”这个字时还特意拉长音,生怕某人听不到。

而奈布说完这句话,幸可以说是瞬间弹起来揪着奈布的脸恶狠狠的揉来揉去

“是!啊!我好快乐啊!你根本不知道高中的食堂是有多恐怖!一下课一个个跟疯了一样往食堂里冲!你能考虑我这个整整一个星期没吃过一粒米的感受吗!”

奈布反射性的朝幸的头伸手叫到:

“布!愣!里寿手!”

一个揪着脸另一个揪着头发,眼看打起来旁边的人正想上去劝退的时候,俩人仿佛失了智般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

“你哈哈哈哈哈你别笑啊!”

班上其他同学都朝他俩看过去,而刚刚差点扭打起来的俩人现在都捂着肚子爬桌上。

“哈……不过你还要继续上明天周六上午的课吧?”

奈布擦了擦眼泪向幸问到,喘息声中还带着一点笑意,幸松开捂着肚子的双手回应奈布

“是啊,奈布~我能不能去你家住啊1551”

说着,幸直接搂住奈布的脖子怒搓他的头。

“聊什么呢?上自习了,回位置上。”

打得正欢的时候班主任从后门进来用板子敲了下他俩的头

“哎呀,班主任好~”

被敲的俩人一个抬头看着老师,另一个则是摸着自己的头像是受了什么不该受的批评一样一脸委屈。

“好什么,回去做好,最后一节课了就不能再坚持一会吗?”

说完,班主任便走上讲台维持今天的晚自修时间。

“知道了知道了,奈布拜~下周见~”

向奈布打完招呼后,幸便回到自己座位去了。

“啊,下周见。”

奈布家离学校并不远,走路十来二十分钟就到了。不过,说是他家,更不如说是他父母为他留下的不可多得的遗产。

奈布家里的东西并不多,因此整个环境挺整洁的,空旷的客厅除了一台电脑和一把茶几便什么也没了。卧室也就一张床和离床不远处放着不少学习质料的书架。

奈布洗完澡坐在床上回忆着这周发生的事情。

和杰克说的没错,即使是上了高中,上学的第一天老师也不会教什么东西,更多是和同学们一起加深印象方便以后的课堂。

“数学老师杰克,像个旧社会绅士一样的怪人,但教学是真的无可挑剔,很棒。”

政治老师美智子,日本来的女士,上课风格老是变化无常,而且一定要说……她才是真正的魔鬼!第一天也叫我们测验,这没什么。但每天作业都是一张卷子,太过分了!还有语文老师范无咎和隔壁班谢必安是双胞胎,但我更想去隔板班上语文。因为我们的范老,上课简直和吃火药似得!恐怖如斯!

说起隔壁班,他们的数学老师和杰克似乎关系非常好,他们一起说话我总觉得他们是老乡碰面,一说停不下来。虽然没杰克那样优雅,但他们数学老师也同样挺温柔的。叫什么……里……对,里奥。

“说起来……下个星期军训吧……不知道会怎么样……好,睡觉。”

奈布将灯熄灭,摆好睡姿便陷入梦想。

『杰佣』深渊(九)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偏旧社会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另一种意义上的开膛手×雇佣兵
#全员参加(但并不是每位都有很多戏份)
#有其他cp参与,但还没有出现前不会打tap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此篇出现非D5游戏人物的原创角色名字我瞎起的,和后期完全没有关联,所以不必在乎,写上只是因为有个名字代入感会好点……

  “明天我出去一天,你先准备准备然后明早我们出发。”
  晚上,杰克最后一次帮他将绷带包扎好后,在离开前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便关上屋门
  奈布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最后由传来咿呀的关门声后便彻底安静下来
  “是。”
  奈布回应到
  虽然杰克已经听不到了。
  
  ——清晨——
  “小先生,早。”
  “额……那个……叫我奈布就好……早……”
  在阳光还很温和的时候他俩便早早从睡梦中苏醒。一个是为了本身的工作。而另一位,则是为了保护他
  “过来,我先给你说说今天的行程。”
  杰克傍坐在客厅沙发上向奈布招了下手示意让他过来,将手里的报刊放到一边
  “好。”
  好。
  工作……护卫
  记得之前什么时候也做过来着?
  做过的事情太多……
  记不清楚了。
  
  
  “除此之外,午晚还要去拜访一下艾斯维伯爵,今天的行程就到此结束了。有什么需要说明的吗?”
  杰克看了眼时钟,起身换上一身出行的时装
  “没有。”
  奈布回应到。轻快简介的回答,比起特意附和杰克语气的温和回应,直爽的回复这一点杰克还是挺喜欢的
  “好,走吧。不过……你这身实在不适合去见那些上等人。”
  说着杰克瞄了一眼奈布,兜帽衫牛仔裤,这是什么装扮?没有任何美感,别说去赴约,光是走在街上都会被指指点点吧?
  奈布倒是没有在意过这方面,对于降低自己存在感这点他觉得自己还是挺有一手的。而且帽子能掩盖自己脆弱的后颈,给自己带来一份说不出的安全感。
  “有那么不适合吗?”
  杰克走出大门,而奈布紧跟在后面问到
  “不,比起不适合,倒不如说不应景。你是我的护卫,那你便要跟着我一起出行,所以最基础的外表我希望你能够做好。还有基本礼仪。”
  杰克说。
  他本就是一名拥有一定地位的小贵族,所以注重礼节方面可谓理所当然。只是对于奈布这位长年当军的佣兵,除去最基本的行为举止服装打扮外,其他他都不擅长去整理,也便几乎不会去整理。毕竟也没妨碍到自己什么地方,就这样吧
  “在出发前……先去一下服装店吧,但愿店家们能早点营业。”
  
  
  清晨太阳初生,地上的雾气多少还没有散去,街上的商人们便早已开始忙于准备自己的生意
  属于秋天的寒风掀起草坪上的落叶,终落在奈布脚边
  奈布轻眯着双眼跟在杰克身后,很正常的站位。也是杰克要求的站位。只不过,风经过时,他要为身后的这名护卫挡去不少尘埃
  杰克似乎不在乎这点小事,只是拉低了他的礼帽继续前进
  让主子为自己挡风遮雨
  这有违背身为护卫的身份
  所以奈布绕开杰克走在了前面
  “这段路空,我先在前面?”
  “好。”
  杰克看绕到前面的小护卫,自己也便放慢脚步
  
  感觉今天的太阳升得有点晚,或者是我记错时间了吗?看来不能小看秋天的气温。
  
  他想着
  穿过宽广的坪地,踏入街区的繁华。
  
  “早上好,杰克先生!今天也要工作吗?加油!”
  “早安,斯威尔先生,是的。你工作也要加油。”
  
  “贵安,杰克。”
  “贵安,邓莎迪亚小姐。”
  
  “早上好大哥哥!上一次谢谢你了!”
  “你!捣蛋鬼你给我回来!抱歉杰克先生,给你添麻烦了。”
  “不,兰迪思伯爵,早上好。小孩子比较好动,所以多陪陪他有利于他的未来,活泼也是他的天赋。”
  
  ……
  
  “人缘真好……”
  “萨贝达先生你有说什么吗?”
  从奈布那句“我先在前面”到现在,这是杰克今天听到他说的第八句话
  而时间……他望了望四周,很可惜,附近并没有可以看到时间的器物。不过按感觉来说,也应快到午休时间了吧
  奈布疑惑的看着杰克,看样子刚刚那句话是不经意说出来的
  人缘……
  毕竟有利于将来,所以人际关系还是要好好对待的。况且,和周边多有来往会,在不确定会发生什么的时候,总会帮到自己,不是吗?
  更何况,社交这种东西,是这个时代想向上爬的唯一途径。
  “走吧。”
  杰克说着,他看了眼奈布
  看起来还是不习惯礼服的样子,会不自觉的用左手触碰自己的后颈,不安的表现。
  
  ……
  
  “上呼吸道感染导致气管、支气管黏膜或胸膜受炎症,我会为您开药的。多注意休息,别让身体疲劳,近日便会康复。”
  奈布站靠在墙边守着杰克,直到他将工作完成才跟随他离开。
  “那是?”
  “恩?什么?”
  离开了公爵的别墅,奈布终于再次开口
  “就是刚刚的……”
  啊,是不了解刚刚那一串专业术语一样的东西吗?
  看奈布跟在自己身后疑惑的样子
  还是解释一下好了
  “呼吸感染,支气管黏膜或胸膜受炎,说人话就是单纯受凉感冒了。”
  杰克回过头看身后这个小佣兵
  啊,果然
  表情从疑惑到震惊
  “那不是骗人吗?”
  看杰克停下,奈布也跟着待在原地问到。表情……挺可爱的
  “你觉得是这样?”
  奈布萨贝达,这个人真是意外的善良……也很耿直。
  “唉,你觉得我说普通感冒那些贵族们会相信吗?对于那些人,说得越轻只不过是越加重他们的疑心。相反,说得严重些倒是让他们更信任了。很可笑不是?更何况,并非谎言。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不过陈述的方法与听众理解不同罢了。”
  奈布不再回话,应该是默认了杰克的观点了吧?杰克望了眼天空,转身继续前进
  
  前面是个花园。
  离晚饭时间还有一会,先去逛逛也不错
  玫瑰的清香在空气中弥漫开
  “如果配上上好的红茶,那应该是一场非常美妙的下午茶。”
  杰克轻托起一朵玫瑰
  玫瑰话语,爱情和美。
  “比起这些,倒是更接近于残酷。”
  明明用艳丽的蕾瓣吸引外界的鸟兽,却让荆刺狠狠的拒绝它们的到来。
  说是花园,其实也并没有多大,里面花的品种也不多
  奈布警觉的看着四周,手微微盖住口鼻
  兴许是花香太浓郁了?也对,对于长年游经战场,习惯硝烟和血的佣兵而言,这气味的确太过于麻烦。
  杰克在花园的东南部玫瑰林里找了个地方坐下
  “先生,可否帮我买些红茶和饼干?”
  他向奈布问到。其实在不远处,只要走出玫瑰园,附近就有相关的店铺在,杰克完全可以自己去购买。但眼下有个跑腿的人物在,稍微麻烦他一下有何不可?
  而且,座椅旁边有加热开水的机械和一些关于喝下午茶相关的简单物品,很周全。不留下来喝点什么欣赏欣赏真的过意不去
  “好,稍等。”
  奈布没说什么便答应了
  杰克将钱和路费交给奈布,奈布留下句
  “这里很安全,我很快回来。”
  便小跑开
  
  ——TBC——
  
  奈布真可爱(大声BB)
  这章想了两个星期,我是真的不会写两人关系不深的日常,我想写奈布打人(???)
  杰克喝茶的样子真好看(来自萨某人的独家消息透露)
  
  说实话奈布站在杰克前面也挡不了什么风尘,因为他太矮了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错了但是奈布比杰克矮了一个头真的挡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

『杰佣』深渊(7.5)——“请”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偏旧社会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另一种意义上的开膛手×雇佣兵
#全员参加(但并不是每位都有很多戏份)
#有其他cp参与,但还没有出现前不会打tap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本来想三天前发的,结果…咕咕了,抱歉
#这篇也只是个过度,500字左右,看不看都不太影响整个的剧情,嘤

  距离奈布受伤过后的第三个多星期
  基本上活动起来不会再扯开伤口了。但相比做一些灵活的行动还是要有一段时间
  只是这样,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清晨
  “之前你说的,额,护卫,我什么时候上?”
  奈布在杰克帮忙包扎伤口的时候问到。
  这已经是奈布第四次向杰克主动提出‘护卫’这件事情了。但无论怎么问,答案都和前三次一样
  “怎么?伤还没好就想当护卫了?”
  他轻声回复到,双手灵活的交缠着绷带。
  这些天里,杰克似乎总会习惯性的和奈布做说一些拆后台的话语,这样的说话方式也基本都成了杰克和奈布的日常了。但即使是被这样拆后台,奈布也不是没有话可以回
  “可不是你说只是帮忙看旁边的情况而已吗?”
  这可是你说的话啊?
  “不也是你说除此之外有什么你能做的事就叫你的吗?那我现在叫你安静,别动。”
  这也是你说过的话。
  “……行吧,那我就继续当这不用保护任何人的护卫吧。”
  看没有什么机会,奈布自暴自弃的喃喃几句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反正说了多少八次结果都不会变,所以就算了吧
  杰克似乎看出他的不满,轻声叹气
  “唉,后天中午我出去做事情,你上?”
  这次居然同意了?
  “好。”
  本能的做出了对应的反应,而这回过头来才发现是当时是有多么冲动
  
  
——TBC ——

『杰佣』时空/千年(2)——教师

#架空的世界 架空的时代 现代风
#我流杰佣 私设如山 ooc注意
#活了千年的教师杰×转世无数的学生奈
#存在就是为了傻叼,所以剧情不会太正经
#bug如山,happy剧情很多,结局单人生还
#纯杰佣,可能会出现其他人物但并无太多剧情
#因为其他人并不是主角,所以不会打tap(但开头可能会备注)
  
#此片演员分别是:杰克,奈布,幸运儿

#想写傻叼东西,所以部分剧情请当傻叼文看
#虽然是爽文,但时空也有他存在的意义
  
#关注请看置顶,感谢,爱你♥

#最后祝节日快乐呀~终于最后一小时赶出来了~

  “同学们好。”
  悠扬的男低音传入同学们的耳中,一位举止优雅的男人走入教师
  “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
  他说。
  顿时课堂的气氛被活跃起来
  有夸老师好看的,说老师年轻的,问年龄问联系方式的,可以说各式各样了吧?现在的孩子真的是,唉……给你们举个栗子,例如……
  “这位同学请你走下讲台!没听到英语老师要来了吗?”
  “老师你真的是老师吗!好年轻啊!多大了加WX吗玩WB吗?”
  “卧槽你真的是我们数学老师吗???真的不是模特吗???有没有女朋友呀?”
  “老师你别上课了,去当明星吧?我粉了!”
  
  对此,这位新来的教师也多多少少有能看到些许无奈挂在脸上
  “好好安静,我就是你们的老师,主要负责教你们数学。不玩WB不上WX,当然也不会加你们,死心好好给我上课,各位捣蛋鬼?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Jack,中文杰克。你们可以叫我杰克老师,或者在没什么人的时候大方叫我杰克也行,我不太想因为老师的身份拉开我和各位的距离。只不过在学校,尽量还是称呼称呼我为老师,我觉得会比较尊重我哦。”
  说着,杰克‘老师’在黑板下分别写下了中,英文的两个名字。不过发音都十分接近,也很好记忆。
  只不过……这位老师在收笔的下一刻就转头面相学生,露出一个急剧杀伤力的笑容
  这不,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教室又再次拉下话闸了
  “老师!笑容犯规啊!!!举报了!”
  “卧槽这个老师声音巨尼玛撩!弯了!”
  “老师老师,你是外国人吗?”
  “我觉得我们可以成立一个杰吹社团了,我们的口号是!吹爆杰克老师!”
  “什么!杰吹社在哪里!我要报名!”
  面对这五花八门的‘提议’,杰克也只能微笑不做答复,面带笑容实则内心思考着
  〔……什么社团?这群孩子……唉……加作业吧……〕
  
  “奈布?怎么了?不舒服吗?”
  在这嘈杂的环境里,幸运无意间转头看到奈布扶着额头支撑自己的身体
  “额……没……只是有点头疼……”
  奈布回应到
  〔杰……克……〕
  是谁?很熟悉的名字……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但想不起来……
  莫名的熟悉感,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就认识了一样
  耳边一直有什么东西在响……嗡的……
  【奈布。】
  【奈布?】
  【奈…布…】
  【萨贝达!】
  【奈布萨贝达,我愿以我生命起誓,我◆◆,将永远◆◆你一个◆】
  
  “奈布?奈布!”
  辛……的声音……
  抱歉,你在说什么?我……
  
  “奈布!”
  教师里传来一个十分不符合这个欢快气氛的叫喊
  幸的声音掩盖了在场所以人的笑语
  也传入杰克耳中,扯下了他那副笑容的面具
  “奈……”
  他愣了片刻,走下台看着这位晕倒的少年,嘴里似乎喃喃着什么,最后却又闭上了
  默默的走近幸运和奈布身边
  “他怎么了?”
  杰克向幸问到,轻轻的抚摸奈布的脸颊,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得附上一句
  “没有发烧。”
  十分冷静的说了出来。但另一边的幸运就不同了
  “老,老师,怎么办呐……奈布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慌张,迷茫,害怕。以及杰克听到幸那压抑自己抽泣的声音,应该是真的非常担心奈布了。
  
  班上本来讨论这位老师的话题也一下转变成关心这位倒下的同学的身体状况
  “安静。你是奈…这位同学的什么人?”
  杰克向幸问到。是他的兄弟?不,样子相差太大。是他朋友吗?但这副样子,还真有点眼熟啊?
  “我是他初中班长……我叫幸运……”
  而一直幸看着倒在桌上的奈布,并没有注意到杰克的目光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打量着自己。
  
  “幸……是吗……看来这次是这样啊……”
  
  杰克走进奈布,将遮住他双眼的碎发轻轻撩开
  这个动作被全班的人都看见,但这位老师却丝毫没有在意
  “安静!我现在带他去医务室,你们就由这位幸运同学管理自习,不许乱吵,听见没有?”
  语音未落便抱起了奈布,引来班上女生的一片尖叫
  “可老师,课……”
  虽然担心奈布,但是第一天就自习……真的好吗?
  幸没把话说完,但杰克也能理解到他的意思,回应到
  “没事。而且,不能放下晕倒的同学不管不是吗?所以拜托你好好管理班级了,这位,幸运儿?”